海若螺

the world belongs to the young.

野渡燕穿杨柳雨,方池鱼戏芰荷风。
------声律启蒙  一东

全剧最喜欢的眼神,
我爱你,也尊重你,
给你深情,也给你自由。

赵白石:因为爱上你,我才成了我

周莹入狱,被判斩监候,成了赵白石一生的转折点,
抛弃曾经信守的迂腐原则,以自己聪明和才干在豺狼当道的朝廷努力周旋,
赵大人如凤凰涅槃,变成了一个极其厉害的角色,笑容中多了深沉和狡黠。
唯独面对周莹时,那种欲语还休的深情,那种时时被吓一跳后的萌表情,从来没有变过。
剧终的时候他表白了,当着前所未有最大的官衔,蹲在拐角里,说,
只要和你在一起,别人怎么看我都不在乎。
这时的赵白石,跟从前的赵白石俨然不是同一个人。因为周莹,他成长成为一个忠于自己忠于内心的人。
可惜或许是编剧江郎才尽(周莹身世的暗线没有交代清楚就可见一斑),一个兜售廉价鸡汤的千红就使得周莹没有答应嫁给赵大人。
不爱吗?如果没有交心,怎么会全心的信赖一个人?
沈星移给她挡棍子时,怎会没有看到赵大人也奋不顾身?
最一败涂地的时候,身边搀扶的人是他,回护担当的是他,怎会不感动?
东山再起时,鼎力支持的人是他,怎不会依赖。
陪伴身侧的他,成熟稳重的他,担当责任的他,这样的他,怎会让人不动心。
沈星移的爱,是童话(说玛丽苏怕被骂……),为剧情制造一个又一个矛盾高潮,刺激荷尔蒙的分泌。而赵白石的爱,却能触动许多人心里真实的不忍与不舍,温暖感伤,柔肠百结。
 
最后,赵大人是本剧男一号,不接受反驳(●’◡’●)

赵白石-汉广

有人说,连赵白石都喜欢周莹,故事落了俗套不想再看,而我恰好是另一个极端,剧里最喜欢的就是赵白石和周莹的感情戏。
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,
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,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,
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很早很早的时候,赵白石看着周莹进春风十里,嘴上说“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杇也”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他要喜欢上了。
那是一种表面相反,本质相通的两个人格的碰撞,
让他觉得新鲜,不由自主被吸引,却随即质疑自己的荒唐。
赵白石古板,却不迂腐,从提议办陕西织布局就能看出,不是一个守成、害怕变化的人。
周莹烧鸦片的决绝与为吴家东院洗冤的刚强,和他产生了精神上的共鸣。
周莹在大堂上蹲着对他指指画画,那种明丽让他怔忡,然后迅速为自己的动心感到不可置信且懊恼,下令打周莹三大板。
打了便打了,还要过去看人家,心下其实关心着有没有打伤打疼打委屈了,看着“起凳回府”的周莹,那个眼神,已经沦陷。

可是人啊,总是在危急关头才能发现自己的真心,听说周莹被土匪劫走不顾一切去抢人,等他回过神来,将@吴漪送回来后,看周莹的那一眼格外复杂:
“原来……我竟这么在乎你,在乎到让我自己震惊。”

等更。